严重懒癌x一篇文要想四个月系列。
本命卡米尔。
主第五,沉迷凹凸冷cp。
本命cp是雷嘉和卡帕。(因为没有cp洁癖所以对家也吃?
喜欢吃糖爱写刀。
还有一点望众知!
我写长篇不会在前面写注意事项的,都直接开始正文,注意事项我都放评论区的!!
(你评论区都当聊天区的让人怎么翻
(我……

【蛛机】迷路

——不是渐行渐远,不是支离破碎,是我们都迷路了。

但是我还是要说。

打扰了,今天我也好喜欢你。
  
  
  
  特蕾西又一次迷路了。
  她的父亲不久前来到这座小城,开了一家钟表店,安安静静的过着日子。小特蕾西说是乖巧,偶尔也会跑出去玩。现在是一不留神走远了找不到路了。小特蕾西倒也不慌,父亲搬来不久,但亲和温柔的态度与精湛的手艺很快就让他有了人气,小特蕾西自然也被大家熟知,她知道总会有人路过这里然后带她回家的。
  “要来看我的表演吗?”
  倏然面前有了声音,小特蕾西想着“这声音怎么好像没有听过”,抬起头就撞上了一双眼,温柔的像是在唱着情歌。
  特蕾西第一次知道眼睛也能这么好看。不知不觉就点了点...

 

只能一句话祝福一下啦。

嘉嘉7.28生日快乐。

嗯,本来是想肝贺文的,两篇梗都在脑袋里,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半途废掉了。

太懒了遭报应了xxx

明年一定一定会给嘉嘉好好的过生日的——。

最后再说一句——

生日快乐嘉德罗斯,在我心中唯一的王。

(立下flag等明年实现(我不删,我作死。

(也许贺文还会写……怕是要迟到很久了

 

【蝶盲】发酵


——“温暖的相处发酵成为喜欢,
思念的分别发酵成为深爱,
陌生的重逢发酵成为厌恶。”


       女孩子乖巧的看着她,衣角被她轻轻扯住。
       她沉默许久。
   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她叫海伦娜,是一个看不见的不老魔女。
      ...

 

【园医园】给你一片云

系列甜饼进度(3/3) 
无差于是打两个tag. 

我爱吐云(耶

(怎么感觉ooc了…槽心

四周很静,白白的。 
今天的艾玛小姐也因为头晕被送到校医室了呢。 
而那个所谓的“头晕”的人现在正精神百倍的笑眯眯看着校医艾米丽。艾米丽抖抖白色衣袍,缕了缕散下来的碎发。 
“你说你都这个月第几次了?” 
“啧,我也就头晕五次而已了。” 
“确定?” 
“…还有一次生理期,三次肚子疼。” 
艾米丽觉得艾玛可厉害了,好好的一个“体育健将”的形象硬生生给她弄成了“体弱多病”。艾米丽摇摇头。看着艾玛...

 

【蝶盲】阳光一样的喜欢

依然是短小的甜饼
系列甜饼进度(2/3)
吐阳光大概是最玛丽苏的了x
沙雕文风预警x

“需要帮忙吗?”
美智子看着面前拄着盲杖的女孩,忽然开口。
“没关系,我能感觉得到周围,谢谢你。”

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,美智子对海伦娜总是有一种“她是个很坚强,很厉害的女孩”的感觉,她总是会多看海伦娜几眼,仗着对方看不见视线而毫无顾忌的打量海伦娜。
头发是很好看的齐肩深棕色卷发,有一个蓝色领结到腰部。还有一个大大的圆框眼镜……
……??
盲人带什么眼镜啊??
美智子于是跑去问海伦娜。
“啊,大概是,这样的话…”
“这样的话?”
“会好看一点。”
???
“啊对...
 

【蛛机】星星像你一样温柔

甜饼就要短小x

系列甜饼进度(1/3)

吐星星你们别管,我整个系列甜饼都是玛丽苏(bushi

一颗星星,泛着淡淡的暖橙色光。

特蕾西拿着小拇指大的它,怎么都想不出自己怎么回吐出这么奇怪的一个东西。她一向不太喜欢在一个没有结果的疑问上多做猜想,于是只好看在这个星星好看的份上将它拿去清洗之后丢进玻璃瓶。

小小的星星哐啷的掉进透明玻璃瓶,清脆的声音让特蕾西的心情也好了几分。她将它放在桌子上,微弱的暖橙色透过玻璃瓶照在书页上,朦朦胧胧。

晚上的时候,光就明显了一点,撕扯开一片黑夜的衣。特蕾西躺在床上看着玻璃瓶,想着大概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吐出这个星星了。...
 

《关于失去大姐头气场的后果》

简短意识流,沙雕文风预警


当然是瓦尔莱塔中心


宣泄一下我在监管者变成F7之后对哈斯塔的爱(è)意



瓦尔莱塔有点小变化。


比如说……那种大姐头的气场莫名的没了。


监管者们统一的表示,小心脏终于不用瞎跳了,身体每天冷不丁抖一下也是很累的。


然后就有点不妙。


失去了气场的瓦尔莱塔的举止也可爱了。


比如说。当她发现她的剪刀不见了之后,就嘟起嘴,“我的剪刀不见了!是不是你们拿的!”


哦天。傲娇小萝莉的即视感。


(毕竟她矮)


再比如说。


当她发现包粽子可以用蛛丝缠的时候,就开心的朝他们笑着说“呐呐!我是不...

 

瓦尔莱塔群宣x

Have you ever heard her?
A Green of stage.

她拂过白色长发。脸上是完美的笑容。她的每一次跃起和旋转,都伴随着台下小小的惊奇声。
她扬起嘴角。是骄傲的弧度。

Have you ever heard her?
A Green in black.

她身披长长的黑色斗篷,在黑色的夜晚躲进小巷,任凭眼泪混合雨水。
她扬起嘴角,是自嘲的弧度。

Have you ever heard her?
A devil.

她装上义肢,把自己变成了一只蜘蛛。那恐怖的,带来恐惧的蜘蛛。
她扬起嘴角,是危险的弧度。

Have
 

【蛛机】see you tomorrow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永远的明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我知道你在等我,我们在某个明天就会相见。
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那个时刻,我就忍不住微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压抑的黑色浓墨笼罩庄园,昏黄灯光下影子在匆忙躲闪。偶尔的乌鸦扇动翅膀的扑棱声清晰的在空旷夜空回响。
 ...

 

© 北域有只白鹿名为镜 | Powered by LOFTER